NA NALU

每次一打完介紹就消失了,我放棄Orz

不務正業的怪人╮(╯▽╰)╭

目前專吃ALL园( ̄∇ ̄)

同時也是一位超愛用表情符號的怪人( ̄▽ ̄)ノ☆

開學了只有假日才可以上Orz

【All园】 欢迎来到我的花店 ~1

*我不会取标题_(´ཀ`」 ∠)_

*长篇(我的第一次Orz

*CP为ALL园!友情亲情爱情向就不清楚标示了,自行体会吧∠( ᐛ 」∠)_

*每篇差不多都会偷懒(x数字是标习惯标爽的仅供参考(遭殴

*文笔渣,有Bug or 建议都可提出(˶‾᷄ ⁻̫ ‾᷅˵)

                                ☆OOC有☆

01.

     艾玛一直是一个非常节俭的人,以至于当她看见了莫名出现在自家门口的伞,她也不疑有它的直接给放家里了。

     「什么嘛,这把伞明明就还可以用啊,为什么丢了呢⋯⋯」

     一边摸着伞身,一边抱怨着最近人的浪费以及不珍惜,完全忘了根本没人说那是要丢的,或许只是有人刚好的放在了她家门前罢了。

     但她才不在乎呢。

     自从和父亲分开住(尽管他非常不愿意),她便到另一座城市住了下来,在一个不是很起眼的巷口旁开了一家花店,虽然如此,她细心照顾的花依旧饱受好评,但让客人源源不断的原因,可能也是因为她那如太阳般灿烂的笑容了吧——當然,也有人是听说了她还单身这件事。

     随手将伞放到一旁的柜子上,艾玛把放在玻璃门上的牌子转了个面,牌子上写的不是已打烊和营业中,而是正面写了个大大的”Hi!”,反面则是”see you next time!”,虽然只是小小的地方,却让人感觉到莫名暖心。

     「早啊艾玛。」

     「你也早啊莎莉太太。」

     这是艾玛每天的第一个客人,一位住在对面小木屋的的婦人。她每次都会在艾玛翻牌子的时候走出来和她问早,毕竟前面也说过了,这里不太起眼没什么人潮,想遇到个人打招呼根本就是难上加难。

     「今天果然还是莎莉太太你最早来呢,请问今天还是和之前一样吗?」将架子上的花盆一一摆齐,艾玛走进店里拿出几朵颜色各不同的雏菊,将它们递给了那位妇人。

     「谢谢你啊艾玛。」

     拿着鲜花,妇人看着正在为了开店而忙进忙出的艾玛,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

     「哎呀呀⋯那么好的一个姑娘,有没有考虑过找个人伴呐,这样子每天忙来忙去的,这可不是你这个年纪的女孩该做的事。」

     艾玛听了,只是笑了笑摇了摇头便继续手上的工作。这种话她听过很多遍了,她也不是没想过找个人一起安定一生。但现在,她觉得自己还没到那个时候,她认为那种事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遇不到的话,那就这样子一直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也无不妥不是吗?

——而且她相信她的老爸不会介意的,说不定还会举双手同意表示赞成。

     「这是我的兴趣,也是我一直以来向往的生活,目前没有那个打算呢。」将最后一个盆栽放到定位
点,她又转身把一旁的小精灵摆设移了移位置。

     「是吗,像你这样的好姑娘就是要找个人好好疼爱啊,不然这样可真是太不公平了。」抱着花,妇人用那种像和自己亲生女儿说话般的语气说着。她的儿女很少来看她,不如说根本就不会来关心,也因此她才会把艾玛当成她的女儿看待。

     「谢谢你的关心,莎莉太太。」

     向她道别,艾瑪回到店里,期待着今天的客人到来。
    
02.

     其实这个巷区也没什么不好,人少是少,但都非常的古道热肠、大方热情。这是让艾玛喜欢上这里的一大原因,而另一个原因,则是这里有时会有一些、怎么说呢⋯神奇的人?不得不说,她在这里待了差不多三年,遇到的客人各式各样,但都比在那种大都市会遇到的人还多样。

—有为了表演而来订了许多玫瑰的魔术师。

   
—有被自己种的花给吸引的冒险者。

—神秘的面具男子。

—和同样也戴着面具自称演员的红发男子。

还有其他多到让她可以举例举个三天三夜的例子。

     他们偶尔都会登门来拜访,但最常一起来的是那个面具二人组,虽然叫他们面具二人组,其实私底下他们和艾玛见面时是不会戴着面具的,只是这两人在第一印象给艾玛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导致艾玛到现在只要看到他们一起出现都一定会打趣的叫他们”面具二人组”。

     原因是因为他们两人都是演员,同一剧组。

     至于为什么会跑到艾玛的花店,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他们在拍摄现场的森林迷了路,身上的戏服还来不及换下就连个剧组的人影都没了。一走出森林便直接看到了艾玛的花店,于是便想请她帮助他们,没想到这小姑娘看到他们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想打110?也对,毕竟两个带着面具的大男人突然敲自己店的门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最后才知道他们的名字分别是”杰克”与”裘克”,不得不说他们摘下面具,脸是挺好看的,但还是因为第一印象的关系,这两人的第一印象还是被艾玛定义在”奇怪的人”。

     说到奇怪的人,艾玛想起昨天虽然没什么人光顾,但是来了一个”冰山美男”,别看她这样,欣赏男色的心她还是有的。门一推开,艾玛便感觉到周遭的温度降了几度,急忙放下手中的铲子,转身想招呼客人,却被他冷冽的目光给钉在原地。

     幸好并没有持续太久,男子的目光便转向一旁的鲜花上,艾玛趁这个时候偷偷的喵了一下男子的长相,冷峻的神情配上那微抿的薄唇,不得不说还是挺帅的,但是这头白色的长发?感觉有点莫名的熟悉⋯

     「这朵,叫什么名字。」

     语气中听不出是疑问句,彷彿只是为了想知道她的回答,艾玛愣了一下才回神,看向他注视着的那朵小白花,她先是震惊了一下,随后才支支吾吾的向他说道:

     「这朵吗?啊哈哈⋯其实我也不知道它的正确名称⋯」

     还没等艾玛说完,男子只是站起身准备离开,却在要推开门的那一刻停住了动作。

     「但是我都叫它”小星星”,很奇怪的名字对吧?⋯」

     见男子停在门前,艾玛有些困惑但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向前轻轻的走到他身后唤道:

     「先、先生⋯?」

     「⋯你叫什么名字?」

     第一次见面便用这种近似于命令的语气让艾玛有些不适,但她还是乖乖的报上了自己的大名。

     「我叫做艾玛,艾玛伍茲,先生您呢?」

     「哈斯塔,我叫做哈斯塔。」

     才刚讲完男子便迅速的推开了门,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实的,她隐约的听到他说他下次还会再来。

03.

     艾玛是真的不清楚那朵花叫什么名字。

     无论她怎么查怎么找都没有一个答案,于是她只能把小时候对它的称呼拿来用,尽管听起来有点幼稚,但至少能让它有个名字。
    
     送走了之前有订花的客人,正好奇着男子今天还会不会来,放在门上的小鸟造型铃铛便响了起来。

     会是他吗⋯⋯?

    

………………………………………………
明天要考试⋯数学死定了我OWQ

我再也不相信顏職高的監管者了orz

我的心,很痛啊QWO

(論一個寫手受到刺激能畫出什麼鬼東西orz

【牛园】 归属

*难得取了个正经标题_(´ཀ`” ∠)_

*有OOC但不确定会不会太OOC(?

*第一次写牛园有点小紧张,不太能掌控凯文的个性呐(´;ω;`)

*因为是突然来的灵感,以及是在一个晚上直接码完的,如有BUG或建议都请提出(˶‾᷄ ⁻̫ ‾᷅˵)

—————————

01.

[和女性求生者破译才会加速相反的和同性就会减速?这什么流氓角色⋯]

[真是⋯宁愿被打也不想被扛啊ˊ_>ˋ]

     「⋯⋯」
    
     看着手中的信纸上所写的一切,凯文眼神暗了暗,随后将其它还未开封的信封都藏在床底下。

02.

     「艾米莉,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凯文先生是不是有些不太正常?」

     游戏结束后,艾玛跑到艾米莉的房间问了她这个问题。艾米莉食指抵着下巴想了一下,确实,刚才的游戏他似乎有些走神,连重要关键都没套中人,应该说他那一整局都没有成功扛到一个人。

     「我看到了,艾米莉,刚才凯文先生在甩绳索的时候出现了犹豫的眼神⋯」

     犹豫?为什么呢?

     想起那个牛仔以往都充满自信的眼神,犹豫之类的词汇简直和他沾不上边。她将视线转向自己的书桌,赫然撇到上头堆着的一叠信封,这才恍然大悟。

     「艾玛,我觉得可能是[那个]的原因。」

     那个?

     随着艾米莉的视线,艾玛也看到了那被分的整整齐齐的信封,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跳了起来。

     「我知道了艾米莉!我想到怎么办了!」

03.

     今天一整天不管是破译还是遛监管,他似乎都因为那两封信而失去了战斗力。

     果然还是在意的吗?⋯

     天色已晚,走在回房间的路上,突然想到床底下的东西,凯文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

     「凯文先生!」

     见是艾玛跑向自己,他想起了刚才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让她被放上狂欢之椅,心里的自责更是加大了一圈,正想开口向她道歉,不料连一句都还没讲出来,自己就被她给拖到了花园。

     看着花园中央燃起的一个小火堆,这位牛仔不解的看向一旁笑脸盈盈的少女。只见她从身后拿出一叠信封,之后又用脚挥了挥身后被分成好几叠的信。

     这些是⋯?!

     「艾玛小姐,这些你是怎么拿到的?」

     面对他的疑问,艾玛只是吐了吐舌,然后表明了自己是趁他在游戏中不在房间时偷偷跑进去拿的。
不等他反应,她坐到火堆旁然后拉了一下他的衣角示意他坐下,两人就这样围在火堆以及一堆信封旁。

04.

     「艾玛小姐⋯」

     「嗯?」

     像是下了决心,他开口问道:

     「你认为⋯我像流氓吗?」
    
     「流氓?」

     没有意料中的冷嘲热讽,更没有对他的嘲笑以及厌恶,他听到的只有她清脆悦耳的说话声。

     「凯文先生来到庄园不久对吧,这种信我们大家都常常收到,其实你不用太在意的。」
    
      她用树枝拨了一下燃烧中的木材,又将树枝一并丢入火焰中。

     「这或许算是庄园主的一种恶趣味吧,他总是让我们能够隔一个月之后收到其它人对我们的看法,当然,无论是好是坏。」

     拿出自己那比凯文还要多出一叠的信纸,艾玛笑了笑,随后继续说道:

     「我们会将这些信分成”想留下来”与”不想留下来”这两类,而对于不想留下来的这一类,他们都各有自己解决的方法。」

     把自己已经分类好的信一叠一叠的放好,艾玛拿起其中一封读了起来。

     [园丁只会拆椅子,真是个没用的角色。]

     信纸上就这一行字,虽然就这短短一行,却蕴含着无限的恶意。

     「艾米莉的解决方法是将它们一张一张撕碎然后从庄园的最高处撒下来;而莱利先生是将它们一张一张贴在墙上然后写上律师函警告;而克利切先生则是会把它们埋在颠茄底下。」

     「至于我⋯」

     随手一扔,那封信就迅速的消失在了火丛中。

     「则是喜欢直接烧掉它们。」

05.

     「凯文先生,你要知道,我们只是让他们操控着的游戏角色,对于他们要对我们有什么意见,那又怎样呢?」

     拿起凯文的其中一封信,她看了看,而后将它交给了他。

     「看看吧,不是所有的信都是那些酸言酸语。」

     缓缓拆开第一封信,只见里头大大的写着一行字

     ——[凯文是我男神!]

     [谁敢说他流氓试试看!]

     [我要公主扛!超帅的!]⋯⋯

     将信一封封递给他,见他的脸色渐渐好转,艾玛笑着道:

     「看到了吗?凯文先生,比起去在意那些讨厌我们的人,还不如先去看见那些真正喜欢我们的人的心意,不是很好吗?」

    
06.

     「来吧凯文先生!都分类好了吗?」

     「已经全都分好了。」

     「那要来了喔!1、2、3!」

     将手中所有的信都丢进眼前的火堆,看着他们的流言蜚语随着火焰化成灰烬飘向空中。

07.
    
     将手覆上那位牛仔的手背上,在柴火噼哩啪啦的声音之下,她轻轻的说了一句:

     「我认为凯文先生不像流氓。」

     没有转过视线,只是放重了握着他手背的力量,试着靠这样来安慰他。

     「我认为凯文先生⋯是个很有男子气概的人。」

     感受着手背上她温热的手,凯文不由自主的将手翻了过来,转而握住她的手。他是个狂野且不会轻易被人给收服的男人——至少他之前是这么认为。
曾经追求着自由以及冒险的牛仔,在此时只是一个需要归属的男孩。而他似乎在一瞬间找到了,那属于自己的心之所向。

08.

     「凯文先生,你手上那封也是要烧掉的吗?」

     正准备浇熄火焰的艾玛指着他手上握着的信封问道。

     「啊?啊不,这是,要好好保留的⋯」

    「是吗?写了些什么啊?」

     急忙后退了脚步,随口敷衍了一下,见她相信自己了,而后又将信给拿出来读了一遍。

     「啊哈!抢到了!」

     手中的纸被一把抢去,当艾玛看清楚上面的内容时,脸就和那位牛仔一样红得不得了。

     只见那封信纸上写着大大的一句话:

    ——[什么时候和艾玛结婚我红教堂都给你搬来了还蹉跎什么啊喂!]
    

———

沒錯!看到最後就會發現我已經在偷懶了Orz

在劇情的描寫上也沒有我要的感覺(泣
———
最後感謝各位的觀看~( ´▽` )ノ♡

【牛园】一段小小小段子orz

“艾玛小姐,我的绳子有很多功能的,但你知道这最大的功用是在哪吗?”

“最大的功用在于⋯?”

“为你套住幸福。”

——————

“喔是吗凯文先生。”

一把抢过他手上的绳子,艾玛将他套入绳索中并把他拉向自己。

“幸福是要靠自己取得的,凯文先生。”

“你看,我已经套中了。”

—————
试着,码了一段,如果有感觉怪怪的,我会努力的
_(´ཀ`” ∠)_

(感冒不舒服我先消失一下orz

【约园】因为段子太沙雕为了补偿所产的文(?

*OOC有

*微ALL园有

*渣文笔,有(◐‿◑)
有Bug或是建議都可以提出( ´▽` )ノ☆

———————————

这局游戏有医生、慈善家、佣兵以及园丁。

然而就在艾玛拆完了第七张椅子她才发现不对劲,平常自己椅子拆个两三张监管应该就要开始追自己追到天荒地老了,怎么这次连个鬼影都没见着?

难道监管者⋯挂机了?

终于把整场的椅子都给拆完,连同五台密码机也一并解决了,艾玛这才注意到这局的监管者是那位摄影师,毕竟一旁的相机就这样直直插在地上。但为什么这局都没看到约瑟夫先生呢?难不成真的挂机了吗?

带着疑惑,她快步走向那正方形物体,对着它上下左右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按耐不住好奇心,她压了一下一旁的快门,一道光闪了一下,随后一张相片掉了出来。

「这下有得玩了( *`ω´)」

[我需要帮助,快来!]

发完了讯息,另外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冲了过来—除了奈布,毕竟有护腕就是不一样。看到艾玛在不远处笑着对他们招了招手,他们就知道这个贪玩小女孩又找到什么好玩的了。

「怎么了吗艾玛?」

艾米莉走了过去,只见艾玛一个手势示意她站到自己正前方,挪了挪位置,她一个OK的动作,一道闪光就下来了。

「这是⋯相机?」

艾玛拿着还未成形的方形纸张甩了甩,而后将它递给艾米莉,只见照片缓缓浮现出方才艾玛所拍到的样子。看着手中的相片,艾米莉似乎了解到了,这台相机如果不是约瑟夫本人使用,是不会创造出另一个世界的,就和普通的相机没两样。

这时艾玛又叫站在旁边的克利切以及奈布站到镜头前。

「我想和艾玛小姐一起拍的⋯」

「⋯⋯」

奈布脸上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在艾玛说着一二三时用手掐了一下那位慈善家的后背。

“你以为我想和你拍吗?”

无视他瞪过来的凶狠眼神,这位佣兵装作没事的走向还处于兴奋状态的艾玛。将她的手从那根杆子上抓起,拉着她的手走向镜头前请她站着先别动,而自己则走到相机前,闪光一照,一张有着少女独特笑容的照片掉了出来。

跑向奈布,发现他似乎并没有要让位的意思,而是叫她再站回原来的位置,几道闪光下来,一张张少女的照片掉了出来。

「你可恶!把艾玛小姐的照片交出来!」

克利切试图扑上前夺取照片,但下一秒目标早已不见踪影。

「抢得到再说吧,猴子。」有护腕就是任性。

「奈布•萨贝达,我也不会允许你独自将艾玛的照片私藏喔。」

艾米莉用那种”如果你不把照片给我,我就不知道以后治疗你的药都放些什么了。”的笑容看着他。

喀擦—

趁着他们不注意,艾玛偷偷的将他们此刻的动作以及表情都拍了下来。看到照片中他们都用一脸”和谐”的笑容望着对方,她不自觉地笑了笑。

「大家感情真好呢。」

是呢,真好。

心跳声无预警的响了起来,来不及闪避,艾玛感觉身后的人影覆上自己的后背,他的掌心压在自己放在相机快门的手上,没有一丝的温度,但他逐渐靠近的气息却让艾玛觉得莫名的炽热。

「约、约瑟夫先生?!」

「怎么了?」

明明手背上手是冰冷的,但他吐出的溫度卻是出奇的溫熱,直直打在她已經有些微紅的耳背上,讓她不自覺地顫了一下。

「你、你不是挂⋯」挂机了吗?

话还没说完,艾玛感觉自己被用力的从他怀里抽了出来。

「快走艾玛!」

奈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艾玛扯了出来,拉着她的手往大门跑去,临走前还不忘瞪了那位笑脸盈盈的监管者一眼。

「慢走。」

笑着目送他们离开,拿起地上一张被遗忘的照片,拍了拍上面的尘沙,相片中,少女自然毫不作假的笑容令人着迷,不外乎这位对于”美”要求极高的摄影师。

拿出比刚才奈布拍的更多的照片,里头全是那名戴着草帽的少女,一样的脸庞、一样的笑容,然而颜色却是黑白,但在他的调整下,少女的动作显得更多变化。

抬起手,他将那唯一的彩色照片放到唇边轻轻的吻了下去。

——总有一天,我会得到真实世界的你。

————————————
為什麼我偏偏在放假的時候感冒_(´ཀ`」 ∠)_
(想碼個文都如遛小丑般困難x

【鹿园】公主扛( ̄∇ ̄)♡

*由 @野梨子腌咸鱼 點的文( ´▽` )ノ☆

*對於班恩的個性什麼的沒有太了解Orz
太OOC或有什麼建議可以提出QWO

*沒錯我就是不會取標題orz

班恩现在很慌。

看着在地上不断发出啜泣声的少女,在等着她找地窖等了差不多已经可以解完剩下三台机的时间,他决定自己带她去找,可每当将她挂上气球,她就一定死命挣扎,他不得不在她每次挣扎成功时将她从气球上丢下来。系统就是如此不可理喻。

同时也包括自己不能讲话的这个设定。

犹豫了一下,他放弃气球这个选项,他决定使用一个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用的一个方式。

“呜⋯嗯?!”

感觉自己再次被抬了起来,熟悉的感觉没有束缚在她的腰间,下一秒她发现自己似乎⋯被扛在肩上?

因分了神而忘记挣扎,没多久艾玛就被班恩放到了地窖旁。

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神来示意她快点进去,见她愣在原地,还用手轻轻推了她一下。

“班恩先生⋯谢谢你。”

跳下地窖,艾玛才突然想起来,为什么班恩先生可以扛人走呢?不过比起气球,班恩先生的肩膀还是比较舒服的。

之后⋯

听着被扛在肩上的少女不断的说着自己的话,丝毫不因为没有人回应而受到影响,她的温度以及娇小柔软的身子让他扛来扛去毫不费力,淡淡的雏菊香总是在他的鼻尖打转,让他都有点舍不得放下她。

这是自上次之后不知道第几次的,他将她扛在肩上找地窖。

“班恩先生?”

一转眼已经到了地窖,见班恩没有了动作,艾玛轻轻的在他的耳旁唤了几声他的名字。

“⋯⋯⋯”

回过神,才刚将艾玛放到地上,只见她站在地窖前思索了一下,随后转身直直扑进他的怀里。

“真的,很谢谢你,班恩先生。”

说完后,放开了他,少女便红着脸跳入了地窖。

“唔⋯⋯⋯”

——同时留下了一个同样脸红的不得了的监管者。

———————————
园:原来班恩先生还可以做出这种动作啊!

鹿:⋯⋯⋯

园:杰克先生也可以做出这种特殊动作呢,只不过是公主抱⋯那,班恩先生!

鹿:?!

园:下次我还可以吗?如果可以我想要再被”公主扛”一次( ´▽`)☆

班恩脸红的点了点头。

—不再继续用这个动作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动作⋯

他只想对他喜欢的人做。

【黃园】沒有標題( ̄▽ ̄)ノ

*由 @缘远园 點的文( ´▽` )ノ♡

*人物性格以及故事情節什麼的本人沒有掌控的很好QWQ
請見諒orz



01.

「我可以把你的触手烤来吃吗?」

海神哈斯塔的一天就从少女这句话开始了。


02.

为什么一名凡人会出现在他的宫殿里?

作为一名掌控者整片大海的海神,当他发现有个不知名物体躺在自己宫殿上方的沙滩上,只剩一点微弱的生命气息。

「海盗⋯?」

看着她身上的衣着打扮,虽然当下有种不祥的预感,但他还是将她捡了回去。

「⋯⋯⋯」

看着正在和自己的触手拚命的少女,他觉得那天的预感是正确的。


03.

「你真的是海神吗?」

这是她被他捡回来后第三次问的同样的问题。

「无庸置疑。」

「噢,你知道,我以为你会在大那么一点点。」

毕竟自己以前在书上看过的可不是这样。

为了停止少女再问这种无意义的问题,他决定展现一次自己的真身⋯

尽可能的让自己显得庄严以及凶狠,原本以为少女看到后会有些畏惧自己,没想到之后得到的结果只有她给自己的一个称号:

「深海大章鱼🐙」


04.

「大章鱼!」

「⋯⋯」

「大章鱼?」

「⋯⋯⋯」

「深海大章⋯唔!」

这是哈斯塔第一次用触手让一个人闭嘴。


05.

「喂大章鱼,你知道我身为一名船匠,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

「⋯吾不知。」

——也并不是如此在乎。

「我啊,想用珊瑚造一艘船!」

「⋯⋯吾不是很懂汝等凡人的想法。」

看着她眼中充满着信心以及讲述着自身梦想那说得口沫横飞毫不会累的样子,所有才刚想说出来的酸言酸语都被这位海神压了回去。


06.

对了,既然你是海神,那可以帮我一件事吗?」

「⋯⋯」

「就是啊,我想要一堆的珊⋯」

「免谈。」

「唔⋯」


07.

「切,小气。」

「小心我船匠拆了你整宫殿我告诉你。」

说着,少女用力踹了一脚一旁的触手。

——随后被触手反压在地上。

(船匠:我草?


08.

「对了,在这里那么久了,怎么都没见著有其他生物?」

戳着一旁海蓝色的触手,船匠思考着要怎么把它连根拔起然后煮来吃(? 在这期间她问了一堆莫名其妙的问题,但这次似乎问了个好问题。

「⋯这里一直以来,都只有吾一个。」

毕竟海神的宫殿并不是那么容易就找出来的,也没有什么不知死活的生物会随意闯入他的生活领域。

——除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小船匠。

「哇⋯所以你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

「吾不是人,是神。」

「好好好,你是神你是神,你最大好不好?」

克制住想翻白眼的冲动,船匠走到那位海神面前,正常形态下的哈斯塔和这名船匠虽然体型上还是差了许多,但不妨碍她将他的兜帽拿掉,并用双手将他显现出来的脸握住。

在他震惊之余,她用自己清澈的眼眸望进他鲜红且深不见底的瞳孔。

「—但即使是神,也是会感觉到孤单的对吧?」

那一瞬间,这名海神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悸动。


09.

「我想离开了。」

「⋯」

「我想完成我的梦想。」

「⋯嗯⋯」

「所以⋯」

「跟我走吧!」

船匠到底有没有坑到这位海神呢?!


10.

「至于最后那位海神有没有跟着那位船匠走⋯」

看着围在自己四周一脸期待的小朋友,艾玛笑了笑随后指向身后的一艘大船。

「你们忘了我的船叫什么名字了?」

这句话引起他们的躁动。

「原来老大你就是那位船匠吗?!」

「所以这艘船真的是珊瑚做的吗!?」

「当然—」

艾玛自豪的对着他们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可是和那位海神一起造出来的喔。」

那、那位海神呢?」
一位小女孩弱弱的举手问道,这个问题让众人全部再次静了下来。

「啊,你说他啊⋯」

看了看,找到了那熟悉的身影后艾玛再次指向刚要从船上下来的男子。

「如果我说⋯斯塔先生就是那位深海大章鱼呢?」

此话一出,立即被一群女生给驳回。

「怎么可能啦!斯塔先生那么英俊⋯」

「对嘛,而且斯塔先生长得完全不像什么大章鱼嘛!」

「啊!斯塔先生走过来了!」

—「准备出航了,船长。」

「嗯,我知道了。」


11.

「果然嘛,人不可貌相,神也是一样的道理啊。」

「什么?」

「没事⋯只是看你到了陆地上,似乎比在海里吃香啊,果然是个该待在海里的祸害。」

「凡人,你,吃醋?」

艾玛愣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

「谁会生一个深海大章鱼的醋⋯!?」

将自己的船长压在身后的木板上,一个带点侵略性的吻就这样印上了她的唇,随着身后的海浪拍打声以及微微吹来的海风,这位船长也开始回应着他的深吻。

12.

这艘船上难道只有艾玛和哈斯塔这两个人吗?

哈:「不是人,是神。」

艾:「看,这就是他不让我请其他船员的原因。」

(有一个海神跟着还需要什么船员呢?wwww)

13.

这位船长到现在也没放弃想尝尝看他触手是个什么味的这个念头。但现在她只要一接近他的触手就一定会被压制在地上。

——而后那位”大章鱼”就会来享受”猎物”了

---------------------------
N.

我:⋯⋯我到底在写什么Orz
我想消失Orz
感觉太OOC了_(´ཀ`” ∠)_
杀了我吧(´;ω;`)
(写糖写到自己牙痛ˊ_>ˋ
(但文笔又渣到写不出有感觉的刀
・・(ノД`)・゜・(泪奔
(觉得自己只会无脑甜,惭愧( i _ i )

【殓园】段子段子小段子( *`ω´)

*由 @兔叽啊 點的殮园( ´▽` )ノ☆

*太OOC或是有什么建议可以提出来(˶‾᷄ ⁻̫ ‾᷅˵)


【吃醋】

当这位小园丁吃醋时,你可以在游戏中看见她死黏着那位有社交障碍的入殓师,然后一起解一台机解到天荒地老。
而当那位入殓师吃醋时,你可以在一旁的棺材发现有个人影静静的躺在里面,等着小园丁发现并想尽办法的安抚他。




【互换身体】

在经历了艾玛今日不寻常的冷漠以及伊索那莫名的热情,众人都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直到看到那位”入殓师”拉着”园丁”笑容满面的走向花园。




【你不一样】

艾玛有天问了入殓师一个全庄园都困惑的问题。

“为什么伊索先生都不和其他人说话呢?”

而他只是用眼神回应她的问题。

——没有理由,你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口红】

“原来擦口红是这种感觉啊。”

看着伊索在自己张开眼之前快速的戴好口罩,艾玛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很漂亮没错,但感觉有点麻麻的呢⋯”

之后—

看着跑远了的少女,伊索将口罩重新拿下,用手指抹了抹方才残留下来的口红印,除去口红本身的味道,他隐约还尝到了一丝甜味。

(˶‾᷄ ⁻̫ ‾᷅˵)





【体验死亡】

棺材里躺着一名少女,手中握着一束白百合,笑的极为安详。

伊索看着这样的一副情景,没做任何反应,只是跟着一起踏进了棺材中,抱着她,在这狭窄的空间中只有两人的心跳及体温。

听着她说想要体验一下这种感觉,怕以后一个人在棺材中会孤单,但此刻伊索紧握着她的手,彷佛是在告诉她—我会陪你直到六尺之下。

其实艾玛只是睡着了ʕ •ᴥ•ʔ




【生命女神与死神】(莫名脑洞

“想碰触却无法触及的思念。”

握着一朵白百合,生命女神对着围在她身旁的小动物们露出如阳光般的笑容。

看着她身旁生机盎然,这名死神缓缓退回自己该待的地方—一片黑暗的深渊中,手中还握着一朵枯萎的百合。

——为了不伤害你,我选择离开。


----------------------
啊啊啊啊唉努力赶文!!!

毕旅快来啊啊啊!┻━┻︵╰(‵□′)╯︵┻━┻

【ALL园】 关于吃醋


*ALL园( ̄▽ ̄)ノ♡

*有太OOC或有什麼建議可以提出來( ´▽` )ノ☆

【杰园】

“吃醋?”

“那可不是位绅士该有的行为呢。”

“但如果对象是艾玛小姐。”

“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佣园】

“⋯⋯”

“吃醋不会改变任何事。”

“我也不会让其他人有让我吃醋的机会。”

“艾玛是我一个人的。”

【社园】

“我、我当然会吃醋!”

“所以每次一看到艾玛小姐在花园里忙⋯”

“都会想说先邀请她一起到花园。”

“我不想吃醋,但我会让别人吃醋(理直气壮)”

【裘园】

“哈哈哈,你说我吃那ㄚ头的醋?”

“怎么可能?”

“老子才不会因为看到她和别人笑的那么开心所以⋯”

“烦死了!滚!”

【黄园】

“吾吃那个凡人的醋?”

“⋯吾也不太清楚。”

“难道是那种看到她和其他人在一起,心中涌起的那种不适感就叫吃醋?”

“神奇,她是唯一让吾有这种情绪的人。”

【殓园】

“吃醋⋯吗?”

“不好意思,对于活人我没什么主意。”

“你说艾玛小姐吗?⋯”

“或许⋯会⋯”

【约园】

“我没有太注意关于吃醋这一方面。”

“因为我觉得对于其他人来说。”

“我的职业可不是说好玩的。”

“我有艾玛小姐一切的生活照,谁该吃谁的醋呢?”
(笑

【宿园】

“吃醋?似乎是件常有的事。”

「毕竟咱是两个人呐。」

“而艾玛姑娘只有一位。”

“既有两人 -吃醋-可是必然。”

「像无咎就是属吃醋吃的较凶的那人。」

“住嘴,汝还没资格说吾。”

----------------------------
明天還要上學,我,放棄orz
為了證明我還活著。
有點文的sorry我現在要上晚自習時間有點不充裕QWQ我拖了好久我好慚愧orzz

我玩宿伞都杀二放二,结果这局刚好剩下两个园丁。
我:好了两个了,刚好都是园丁丁~
(发现目标
我:我来了艾玛小姐( ´▽` )ノ♡
(经过无数次的放机旁边不解以及无数次的逃亡…

我就如P1把她给困在这里面了wwwww
(园:????
最后还是等另一个园丁跑来开旁边的门我才顺利把她放出去ww

最后是一个莫名其妙的BUG ww